云南頻道

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花從斗南來

2019年03月20日 08:35:13 | 來源:新華網

昆明斗南花卉市場,等待交易的一車玫瑰。(新華網 丁凝 攝)

  新華網昆明3月20日電 每朵花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,溫暖的、甜蜜的、幸福的,但好多都是來自一個地方——斗南!

  斗南很小,從地圖上看,它只是昆明滇池邊一個不起眼的小鎮;斗南又很大,從“鮮花版圖”上看,它是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鮮切花交易中心。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里,斗南的鮮切花交易量多達82億枝——“云花”從這里起步,化作絲路花雨,香飄世界。

  本期云南故事,我們探訪了斗南花市的3個核心組成部分——種植基地、拍賣中心、鮮花夜市,請跟隨我們的鏡頭,看一朵朵鮮花如何串聯起“浪漫經濟”、一個個斗南人如何書寫下“亞洲花都”的傳奇故事。

楊學彩(左1)和花農們在種滿玫瑰的大棚里。(新華網 丁凝 攝)

  種植基地:一枝鮮花一寸心

  自1983年村民種下第一株劍蘭開始,斗南用30多年的時間,創造了“花田—花鄉—花都”的傳奇。在這一過程中,斗南的主要功能逐漸轉向鮮切花交易,而種植基地則分散到了安寧、晉寧、石林、楚雄等地。

  楚雄州祿豐縣碧城鎮洪流村委會,距離昆明90多公里,是眾多鮮花種植基地之一。49歲的楊學彩是當地的一名種植大戶,和其他花農合伙租種了30余畝花田。記者一早來到種植基地,就見到楊學彩和花農們已經在種滿玫瑰的大棚里忙碌開來,“夏天6點半、冬天7點半,就要來地里摘花了。花量大的時候要連夜采、連夜包,有時候忙完都凌晨3點了!”

  楊學彩6年前開始從事花卉種植,為了照顧好這些“嬌貴”的花,她已經連續4年沒回家過年了,“養花跟養娃娃一樣,操心得很!水潑多了怕澇、潑少了怕旱,尤其怕病蟲害,一得病一季花就全完了。”

  盡管很辛苦,但一株株悉心照料的鮮花也為楊學彩帶來了回報——玫瑰花田平均畝產1.8萬枝鮮切花,一年可采4茬—5茬,每枝花的價格為0.7元—2元不等,“比以前種包谷、種洋芋賺錢一些,小娃讀書的錢有了,去年還蓋了新房子!”

  采摘下來的鮮花,被迅速地泡水、包裝。上午9點半左右,大棚外的鄉間土路上響起了汽車的鳴笛聲,斗南的“花車”如約而至。楊學彩和花農們將包裝好的鮮花裝進橙色的筐子,抬到外面的車上。

  “花車”隸屬于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(簡稱昆明花拍中心),每天清晨,“花車”會開到各種植基地,收取花農們采摘的鮮切花并及時運到斗南。

  “花車”的外觀跟一般卡車沒什么兩樣,司機袁金介紹,這輛車的特別之處在于裝有溫度控制器,能夠將貨箱的溫度控制在13℃—18℃之間,保持花朵的新鮮。

  中午12點左右,袁金將裝有2萬多枝鮮花的車輛開回斗南,順利完成了當天的“護花使命”,凌晨5點便開工的他,終于可以松口氣,休息一下了!而承載著花農們希望的一枝枝鮮花,也正式開啟了斗南之旅。

昆明花拍中心,“驚心動魄”的鮮花拍賣正在進行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花拍中心:“舶來品”落地開花

  鮮花拍賣源于荷蘭,2002年12月20日凌晨,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正式在斗南落成并“開槌”。經過10多年的發展,這一“舶來品”在斗南落地開花,日交易量達300萬枝—350萬枝。

  在拍賣前,每一束鮮花都要經過嚴格的檢驗和評級。90后質檢員陸芳彬,貼切地形容自己的工作是在為鮮花制作“身份證”。擺滿一桶桶鮮花的待拍區,陸芳彬熟練地抽起一束玫瑰,“這把波塞尼娜,長度75公分,莖、葉也比較好,但花頭輕微病害,有些上點,判定為B級。”陸芳彬一邊向記者介紹,一邊快速地填寫著單據。

  在昆明花拍中心,鮮切花被嚴格地分為AA級、A級、B級、C級、D級、E級等6個級別,品質越好、等級越高,而莖稈長度、花朵成熟度、瑕疵代碼等信息也將被記錄到單據上,形成一張詳實的“身份證”。

  經過質檢員“火眼金睛”評級后的鮮切花,正式進入拍賣市場。每天下午3點,隨著一陣鈴聲響起,拍賣正式開始!擁有600個席位的拍賣大廳幾乎座無虛席,所有人都一臉嚴肅地盯著前方的6口交易大鐘。

  盡管已經在斗南做了10年的鮮花代理商,拍賣一開始,周軍仍不自覺地緊張起來,“平均3秒—5秒就完成一次交易,壓力挺大!”

  昆明花拍中心采用“降價式拍賣”,根據質檢員提供的“身份證”,拍賣師會事先確定一個高于正常交易價格的起拍價,拍賣開始后,隨著交易大鐘逆時針轉動,價格逐漸下降,第一個按下購買鍵的買家,即可以光標停止時的價格成交。

  周軍的位子在大廳中間靠后,窄窄的桌面上擺滿了“小抄”,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代理商,早在開拍前1小時,他就到待拍區提前查驗了鮮花的種類和品質,并記錄下心儀商品的編號。

  對照“小抄”,周軍的目光迅速地在6口大鐘間移動,“3號!多頭玫瑰!50把!”看到自己想買的鮮花出現在大鐘上,周軍迅速按下桌上的按鍵,選定了交易大鐘和購買數量。接下來,他把手指放在購買鍵上,屏住呼吸等待著大鐘逆時針旋轉,“哎!又沒拍到!”就慢了一點點,看中的花被別人拍走了。

  “價出低了,容易被別人拍走;價出高了,客戶又不滿意。”周軍苦笑了一聲,繼續投入到“驚心動魄”的拍賣當中。

  經過近4小時的緊張拍賣,客戶訂購的大部分鮮花都拍到了,周軍站起身活動活動筋骨,吃點東西、稍事休息后,他準備再去旁邊的鮮花夜市補一些貨。

斗南夜市,鮮花滿倉、人潮如織。(新華網 胡安琪 攝)

  斗南夜市:花滿倉,夜未央

  夜幕降臨,昆明花拍中心拍賣大廳漸趨安靜,鮮花交易進入尾聲;不遠處的昆明斗南花卉市場卻喧囂起來,一場熱鬧的夜市即將開始。

  除拍賣交易外,傳統的對手交易在斗南同樣占據著重要的位置,3.9萬平方米的市場,白天針對散戶和游客,晚上則針對大型采購商——這也是斗南花卉市場最熱鬧的時候。

  晚上8點45分,夜市的幾道大門同時開啟,等候已久的花農和花商們推著一輛輛裝滿鮮花的三輪車、小推車,爭先恐后地擠了進來,不到10分鐘,整個市場就擺滿了鮮花。“1號門進來是玫瑰區,往右邊是非洲菊區,順著往下走,是洋桔梗區、百合區。”從三輪車和小推車的夾縫中擠進市場的周軍,匆匆跟記者介紹了一下分區,就直奔玫瑰區采購了。

  “魅影多少錢?還夠20把嗎?”周軍迅速找到自己要買的品種,一邊拿起手電筒查看花頭的新鮮度、有無病蟲害,一邊詢價。在收到“22塊一把。”的答復后,周軍開始和賣家討價還價,幾個來回后,以20塊一把的價格成交。

  在周軍看來,對手交易和拍賣交易一樣,都需要眼疾手快,“下手必須快,要不然好的花就被別人買走了!”

  經過1個多小時的采購,周軍終于“配齊”了客戶訂購的花,此刻的斗南夜市鮮花交易還正如火如荼,“一直要持續到晚上12點,甚至更晚。”

  把拍賣和采購的鮮花全部運回附近的小鋪面,已近晚上12點,但周軍一天的工作并沒有結束,在妻子和店員的幫助下,鮮花被迅速地清點、分配、裝箱、打包,等待快遞公司運往機場,趕最早的航班送到客戶手中。所有事情忙完,通常都是凌晨2點多了。

  10年的斗南打拼,周軍經手的鮮花數不勝數,他的人生也因鮮花發生了改變。“10年前從安徽來到斗南,一沒錢、二沒人,有的只是夢想。這些年雖然很辛苦,但也積累了小小財富,還因為鮮花認識了我老婆,在昆明安了家……”周軍說。

  鮮花滿倉、長夜未央,斗南的一天還在繼續,“亞洲花都”的傳奇正在書寫。(完)(念新洪 趙普凡 丁凝 胡安琪)

  往期回顧: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進城的孩子?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沖上云霄!為云南“代言”的女飛行員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把論文寫在竹林里的“農民”教授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嗨,警犬!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歌唱的村莊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文物醫生:穿越古今為珍寶“療傷”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潘越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78906741
体彩p5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