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頻道

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“高墻醫生”

2019年06月25日 08:46:20 | 來源:新華網

  新華網昆明6月25日電(羅春明 趙普凡 丁凝)在云南省建水監獄醫院,有一群特殊的“高墻醫生”,他們承擔著一群特殊病人的管理和治療工作,十多年來,頂著巨大的職業暴露風險和監管改造壓力。

  (一)

  2008年初,建水監獄開始集中關押、治療處在服刑期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。沒有經驗可循、監管改造壓力大、職業暴露風險高……面對全新的任務,醫護人員一時顧慮重重。

  “剛開始,有的年輕醫生查房都會緊張、臉頰冒汗。”建水監獄醫院院長唐順保說。

  唐順保1989年就到建水監獄醫院工作,2001年開始擔任院長。為了打消醫護人員的顧慮,從收監、診治到轉送,唐順保事事親力親為。

  2016年,檢驗室醫生趙劍泉在檢修設備時,輸血管突然爆裂,HIV陽性血液瞬間噴射出來。戴著眼鏡和口罩的趙劍泉,臉頰和額頭還是沾染了不少血液。

  職業暴露發生后,趙劍泉服用了一個月的抗病毒藥物。她說:“那段時間很煎熬,想了很多:被感染了怎么辦?”

  萬幸的是,趙劍泉沒有被感染。“不緊張是假的,不恐懼也是假的,但既然事情已經出了,就用一顆平常心對待。”

  在建水監獄醫院,職業暴露至今已發生過七例。“醫生是我從小的理想,警察也是我向往的職業,兩個夢想我都實現了,雖然風險高、壓力大,但我不后悔。”唐順保說。

唐順保查看病情。(新華網 丁凝 攝)

  (二)

  因對艾滋病不了解和恐懼,“刑期比命長”是這里不少服刑人員的心理。自暴自棄、抗拒治療的事時有發生。

  2016年3月,服刑人員奎某因艾滋病并發感染,雙下肢大面積潰爛,生活無法自理。入院第二天,絕望的奎某就企圖走極端,幸虧被醫護人員及時發現并勸阻。

  “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。”唐順保和其他醫護人員不斷勸導奎某,每天堅持給他換藥,“傷口散發著臭味,但沒有醫生嫌棄他。”

  經過反復勸導和耐心醫治,奎某逐漸有了很大轉變,開始積極配合治療。三年過去了,如今奎某已基本能獨立行走。他說:“那時,外面的醫院已經建議我截肢,我很絕望,是唐院長他們救了我。”

  “每一個服刑人員背后,都是一個家庭。”唐順保說,只有服刑人員安心了,他們的家庭才會安心。

  唐順保和他的團隊幫助病人們重塑改造和治療的信心。2016年,他們被授予云南省第三輪禁毒和防治艾滋病人民戰爭先進集體;2019年,唐順保榮獲云南省“五一勞動獎章”。

  但與榮譽相比,更讓唐順保欣慰的是,經過多年努力,建水監獄醫院已經度過最艱難的階段。“我們的團隊越來越成熟,醫院各項工作運行也很平穩。”經過不斷實踐和總結,唐順保和團隊還探索出了一套科學、規范的管理和治療模式,為全國監獄管理治療正在服刑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提供了“建水監獄方案”。

王錦紅為病人處理傷口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(三)

  每一個生命的逝去,都讓人揪心和無奈。

  2015年,服刑人員馬某突然吐血不止,并因流血過多陷入休克。雖經奮力搶救,人還是沒能救過來。

  “這種時候,醫生們就有一種特別無奈的感覺。”唐順保說。

  2016年的一天,一名服刑人員突發疾病,心搏驟停,經過王錦紅醫生的全力搶救,總算把他搶救過來了。但就在王錦紅返回辦公室整理病歷的時候,他再次發病。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搶救,王錦紅還是沒能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。

  “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那么沒了,我接受不了,特別難過。”倍感壓力的她,甚至一度動了換崗位的念頭,在唐順保的一再勸慰下,才最終堅持下來。

趙劍泉在工作中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其實,剛開始面對這些特殊的病人時,王錦紅同樣緊張。“心里是劃了一條界線的,醫療上我盡心盡力,但感情上確實有點抗拒。” 她坦言,而一旦拆除了心里那條界線,就會發現每個生命都值得尊重,“每次為病人解決了一些小小的問題,都會感到滿心歡喜,這種喜悅是言語無法表達的。”

  “醫者仁心,不管面對的是什么樣的病患群體,我們醫生都要盡責。”唐順保說。(完)

 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③】“土著植物”復蘇記

 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②】“市民河長”來巡河

 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】漁政執法“兄弟連”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花從斗南來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進城的孩子?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沖上云霄!為云南“代言”的女飛行員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把論文寫在竹林里的“農民”教授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嗨,警犬!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范芳鈺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81381685921
体彩p5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