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新聞

告別“不滅的火塘”——崇拜火的傈僳族迎來“革故鼎新”

2019年06月28日 21:25:09 | 來源:新華社

(直過民族脫貧攻堅·圖文互動)(1)告別“不滅的火塘”——崇拜火的傈僳族迎來“革故鼎新”

在云南省瀘水市稱桿鄉雙奎地村,傈僳族村民亞普扒在老家的火塘邊燒水(6月2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伍曉陽 攝

  新華社昆明6月28日電題:告別“不滅的火塘”——崇拜火的傈僳族迎來“革故鼎新”

  新華社記者伍曉陽、楊靜、龐明廣

  傈僳族村民亞普扒回到山上的老家,幽暗的“千腳房”里,火塘是唯一的亮色。他在火塘上炒菜、燒水,一如千百年來祖祖輩輩生活的模樣。

  但最近這次,他是來拆老房子的。一家四口,已經搬到了山下的新家,老房子要拆了復耕或復綠。

  亞普扒今年53歲,家在云南省瀘水市稱桿鄉雙奎地村。窮苦了大半輩子的他,如今要向貧窮和火塘告別。

  火塘,曾給傈僳人帶來家的溫暖和希望。這個在歷史上不斷遷徙的民族,在遷徙中都帶著火種,不論走到哪里,用石頭壘起“三腳架”,用火種生起篝火,就能抵御寒冷、加熱食物、驅趕蚊蟲和野獸。一旦停下遷徙的腳步,伐木結草為廬,房子的中間必須做個一米見方的火塘。

  “有火塘的地方,就是家。”亞普扒說。他家搭在山坡上的“千腳房”,沒有廚房、臥室和客廳的區分,火塘就是生活的中心。燒水、煮飯、做菜、烤火都是在火塘邊。以前沒有棉被,晚上一家人就圍在火塘邊睡。寒冷的冬夜,有時睡覺會被凍醒,就起來給火塘添柴,讓火更旺一些。

  火塘還是傈僳人休閑、議事和社交的場所。下雨的天氣、農閑的時節,傈僳人坐在火塘邊喝酒、聊天、炸爆米花,抓把玉米粒丟進火堆里,噼噼啪啪地就炸開了,再拿火鉗一顆一顆撿起來吃。以前,這種爆米花是傈僳人的主食。家里有大事、寨子有大事,人們圍在火塘邊商量,開“火塘會”。

  “火塘是不能熄滅的。人在,火塘就在。”亞普扒說。為了不讓火塘熄滅,傈僳人有保存火種的獨特方法。不用火時,把一根大木柴燒旺,埋進熾熱的灶灰中。即使隔夜,第二天早晨扒開灶灰,木柴依然能引火。

  火塘邊的生活,仿佛凝固了時光。高山上的傈僳人,生活節奏和發展步伐是緩慢的。亞普扒一家除了種玉米和核桃,還在寨子里開了個小賣部,為鄰近200多村民提供日常生活用品,一年盈利僅四五百元。

  6月初,亞普扒搬進了山下的安置點。作為貧困戶,他們四口之家分到了80平方米的安居房。政府還配發了床、沙發和電飯煲等。新房子跟幽暗狹小、人畜混居的“千腳房”相比,真是天差地別。

  這幾天,亞普扒叫上侄兒一家幫忙拆掉老房子。按照風俗,火塘將是最后被拆的,在房子其他部分都拆掉后,火塘必須原地擺上7天或9天,才能拆掉。亞普扒說不清這一風俗的含義,或許是對火塘的紀念吧。

  怒江邊的新房子里,沒有了火塘,煮飯用電飯煲,做菜用電磁爐,冬天取暖可能不需要了,倒是夏天需要電風扇,亞普扒自己買了一臺。他已經習慣了聽著怒江的滔滔江水聲入睡,還在謀劃著開個新超市。

  稱桿鄉黨委書記楊仕華說,當地傈僳族群眾原來多數住著“千腳房”,近年來在脫貧攻堅中,通過易地搬遷安置解決一批,美麗宜居工程解決一批,農村危房改造解決一批,人們陸續住上了安全舒適的安居房。

  雖然心里還懷念火塘,但在亞普扒的新生活中,火塘的角色已經退出歷史舞臺。他說:“黨的扶貧政策比火塘還溫暖。”(完)

(直過民族脫貧攻堅·圖文互動)(2)告別“不滅的火塘”——崇拜火的傈僳族迎來“革故鼎新”

在云南省瀘水市稱桿鄉雙奎地村,傈僳族村民亞普扒展示過去在火塘邊睡覺用的草墊(6月2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伍曉陽 攝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潘越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21381822681
体彩p5今日开奖